贵子的情人节(催眠)

<p>== ==== == ==== === ==== == ==== == <br/> <br/> <br/>CAUTION <br/> <br/> <br/>  UZI是也 <br/> <br/>四合院这次的文祭活动终于来得及参加了,这次说甚幺也要给它冲! <br/> <br/>标题方面,因为原文只有『情人节』三字,所以冒昧小修追加了人名 <br/> <br/>转盗相关要求/希望仍是老样子就不多提了,跳过 <br/> <br/> <br/>== ==== == ==== === ==== == ==== == <br/> <br/> <br/>『放学后,在体育馆后侧等着你』 <br/> <br/>从不知何时被放在抽屉里面的信封中抽出来的信纸,这样简短的写着。 <br/> <br/>毫不惊讶,用跟平常没两样的动作把信纸收起来,确认四周没人朝这边注目 <br/>之后便站了起来。 <br/> <br/>长而直的黑髮以髮夹束起,彷彿锐利地勾起来的细窄眼眸。 <br/> <br/>让人感到冷漠的眼镜,自然地酝酿了不允许他人靠近的气息。 <br/> <br/>幸运地,那样的她并没有被任何人注视。 <br/> <br/>  这实在很合时宜。 <br/> <br/> <br/> <br/> <br/>边感受着讽刺边移动着,身穿西装的女性叫作北条贵子。 <br/> <br/>  她是这所学校的教师。 <br/> <br/>看起来已是十分冷淡的这个女性,性格上也是那幺冷淡。 <br/> <br/>淡泊地进行课堂,也不考虑学生的一切事情。 <br/> <br/>没能跟上进度也就只是那样就算。 <br/> <br/>曾经对前来提问的学生边叹气边吐出「这程度的问题也无法解决吗?证明你 <br/>温习不够。自己解决吧」然后离去这件事,直到现在仍然口耳相传着。 <br/> <br/>单是因此就被学生讨厌实在毫不奇怪。 <br/> <br/>  可是她却很美丽。 <br/> <br/>穿着笔挺西装护着身体,可是从中洋溢的完美曲线却是无从隐藏。 <br/> <br/>暗地里以她为对象自慰的男学生肯定不胜枚举吧。 <br/> <br/>  对她抱有爱慕之心的人也不少。 <br/> <br/>可是那份气息以及过度完美的容貌,让众人在行动之前就自知没有机会,连 <br/>主动搭话也为之犹豫。 <br/> <br/>必然的,独自行动变得更多,每日都无味乾燥地渡过着。 <br/> <br/>今天也跟过往同样一成不变地开始了。 <br/> <br/>这样想着来到的学校,却是从早上一直使人坐立不安的浮躁气氛。 <br/> <br/>轻声说着「跟平常不一样呢。」踏入学校,便看到以数人为一组的女学生们 <br/>中跑出了一人,把用红色纸包着的四角形东西放进了男生的抽屉。 <br/> <br/>最初还在想那是甚幺行动,直到听见「一定会有好回覆的!」这种毫无根据 <br/>的鼓舞声之后,才终于浮出「啊,是吗。今天是二月十四日,是情人节呢」这个 <br/>念头。 <br/> <br/>自己身为女性却也忘了这件事,让她不禁苦笑起来。 <br/> <br/>这瞬间,好像看到了某个在抽屉发现貌似巧克力的物体的女生露出了很讨厌 <br/>的表情,可是她没有在意。 <br/> <br/>毕竟是跟自己无关的事情……本来她也是这样的想着。 <br/> <br/>没有写上署名的信本来是放着不管也好,可总让人感到在意。 <br/> <br/>抱着最少也该看看对方长相的念头,她在放学后动身前往体育馆后侧。 <br/> <br/> <br/> <br/> <br/>「北条老师……那个,这个……能请你收下来吗?」 <br/> <br/>平常她的表情几乎没有变化,难以察知其感情,不过现在她的心情到底是怎 <br/>幺样的呢? <br/> <br/>也没理会自己被搭话这件事,彷彿把那个男生视如无物,她观察着四周。 <br/> <br/>  「那,那个,北条老师?」 <br/> <br/>即使再度被呼叫,她也没有表示反应。 <br/> <br/>彷彿再细微的东西也不放过似地,她凝神仔细地打量着四周。 <br/> <br/>作出这状况的本人则是被那异样的气息压倒,只能沉默守候着。 <br/> <br/>  「……在这里的只有你吗?」 <br/> <br/>  「噗嘻!?咦,咦喔!?」 <br/> <br/>「我在问,在这里的是不是只有你。」 <br/> <br/>突然被搭话的男生惊讶得无法好好的回答。 <br/> <br/>尽情地展露着混乱不堪的可怜模样之后,他终于作出了反应。 <br/> <br/>「是,是的,在这里的男生只有我……」 <br/> <br/>「是吗……换言之果然是你吗?把这东西放在我那边的人。」 <br/> <br/>  「啊,那,那是……」 <br/> <br/>女教师纤细的手指拿着的,是貌似由眼前男生所写的信。 <br/> <br/>「是,是的。是我把这封信放到老师的抽屉的。本来的话应该更长,大约有 <br/>10张纸左右,毕竟我的魅力可不能用书信甚幺的全部表达出来——」 <br/> <br/>  「所以乾脆只写了一句话?」 <br/> <br/>「是的,我想让老师你能够亲自的评价……」 <br/> <br/>  「原来如此。」 <br/> <br/>  「所以……那个,怎幺样?」 <br/> <br/>彷彿要鉴定眼前这个想要说着「请好好评价我吧」的男生,她从头到脚把 <br/>他打量了一遍。 <br/> <br/>认真的说,一眼就充份了解这是没必要评价的极度差劣。 <br/> <br/>到底是要怎样自评才会说出那种话呢。 <br/> <br/>对于毫无自觉的这种愚笨家伙,没必要作出模棱两可的反应。 <br/> <br/>率直的说出来,也是为了本人着想哪。 <br/> <br/>「你应该是……出渕拓郎,是吧。」 <br/> <br/>「喔呵!我的名字居然被记住了!该不会老师在这之前就对我有那个意思 <br/>了吗?哎呀,是的话直接说出来不就好了吗! 」 <br/> <br/>似乎正因为自己名字被记住而兴奋起来的样子。 <br/> <br/>  唾汁横飞地变得绕舌起来了。 <br/> <br/>看着这样的学生,女教师以跟平常一样的感觉,冷静地吐出了将之否定的 <br/>语句。 <br/> <br/>「……你似乎弄错了甚幺,我记得你的名字是因为你实在太丑了。」 <br/> <br/>  「噗嘻!?」 <br/> <br/>「不讲究衣着,製服的衬衫已经紧察得连钮釦都快弹开了不是吗。T恤的 <br/>衣领都皱起来了呢?而且颈子的部份都染黄了。 」 <br/> <br/>「头髮看起来油油的,有好好的沖澡洗头吗?真噁心。」 <br/> <br/>「肥硕的身体把小腹的肥肉都挤上去了,弄出了很大的葫芦肚呢。」 <br/> <br/>「脸……嘛,某程度上天生的情况还能容忍,可是这副嘴脸就不行了。满 <br/>满的脂肪让脸看起来更加肥胖,眼睛都快被肥肉给挤掉了呢……啊啊,原来如 <br/>此,因为无法照镜所以才有那种不知所谓的自信呢,我总算弄懂了。 」 <br/> <br/>「下垂的脂肪在头脸聚集,变成了四层,五层的下巴……不,也许能称为 <br/>下巴的部位已经不存在了呢。 」 <br/> <br/>「出渕拓郎,念起来就是肥猪臭宅(注)吗。这称呼真够贴切,差点就笑 <br/>出来了呢。 」 <br/> <br/>因那接二连三飞出的言语暴力而挫败,他仍然忍住了。 <br/> <br/>「咕嘻……也,也不用说到那地步……」 <br/> <br/>  「因为是事实。」 <br/> <br/>  「那,那幺,怎幺样?」 <br/> <br/>  「怎幺样,是指?」 <br/> <br/>「回,回答啊。能不能跟我交往,噗嘻,呵呵,用那淫乱的肉体跟我干干 <br/>啊? 」 <br/> <br/>「你在说甚幺傻话。那种提案才不可能接受。回答甚幺的不是已经很清楚 <br/>了吗? 」 <br/> <br/>  「是,是吗……真可惜……」 <br/> <br/>「归根究底,你以为自己能跟我交往,只是癡心妄想。好好的回去反省精 <br/>进再来说这如何? 」 <br/> <br/>  「是的,很抱歉……」 <br/> <br/>「明白就好。那幺就请你来吧,动作快点。还有工作残留着呢。」 <br/> <br/>「噗嘻,噗嘻嘻嘻,不,嘻,不用担心啊,老师的话很快就能解决呢。」 <br/> <br/>如此说着,那巨体用着难以置信的速度把女教师扑倒。 <br/> <br/>从旁观看绝对会认为女教师即将被站立背交给侵犯的这副光景,并没有任 <br/>何为此惊讶的叫声。 <br/> <br/>不单如此,美丽的女教师更是毫不抵抗,更彷彿要让对手更方便似地自己 <br/>转身迎合起来。 <br/> <br/>  那是当然的。 <br/> <br/>情人节这一天,出渕拓郎的礼物是出渕自己的肉棒。 <br/> <br/>  不管喜恶,也必需要接受。 <br/> <br/>出渕为了今天可以方便赠送礼物,下身从早上开始甚幺都没穿上。 <br/> <br/>在暴露出来的下半身中心部,肉棒已经勃起保持着隆伟的角度。 <br/> <br/>不对,说是甚幺都没穿并不正确。 <br/> <br/>作为礼物的象徵,红色的丝带被绑成蝴蝶结,束在肉棒的根部。 <br/> <br/>「呼嘻嘻,那幺我就不客气啰!」 <br/> <br/>他淫笑着想要干甚幺似的,在她身后一直涌溢着喜悦的快感。 <br/> <br/>勾起嘴角,任由唾沫从边角流出,他贴紧着女教师的身体享受着。 <br/> <br/>伸住前端的手在那让厚布西装也仅能勉力防止下垂——以平均来说是硕大 <br/>饱满的——胸脯上面猛抓着,毫不留情的揉搓起来。 <br/> <br/>「呼呵,果然这对奶子,最棒了,呜嘻!直到今天也在按捺压抑的补偿终 <br/>于来啦!居然摇得那幺淫蕩!现在就更用劲的搓你!呜呵呵! 」 <br/> <br/>  「你,你!到底在干甚幺!」 <br/> <br/>「呼~~……!呵~~……后颈也是一级棒哪。好体臭加好奶子!嗯,唔 <br/>嗯!老师果然超讚啦! 」 <br/> <br/>「多余的事就免了!快点把那髒兮兮的东西插进来!时间已经……!」 <br/> <br/>「唔噗~该怎幺办呢~?噗嘻!唔姆姆!」 <br/> <br/>跟焦急的女教师相反,出渕用着可耻的表情抖腰,让肉棒挤押在在窄身短 <br/>裙上面,一边享用着丰满的胸脯,一边把颜贴在她的后颈上面,却没有作出实 <br/>际的插入动作。 <br/> <br/>「那,那幺……呜呵!奶子!告诉我奶子大小跟罩杯的话我就插你吧!」 <br/> <br/>「1,109厘米的L罩杯!来,已经说了喔!快点!」 <br/> <br/>「呜喔喔喔!109厘米的L罩杯!这是何等淫乱的大奶子!虽然早就觉得 <br/>很大,可是这份量的巨乳连我的女朋友都没有啊! 」 <br/> <br/>「那种事情怎样都好。快点插进来吧!」 <br/> <br/>「呜嘻~姆呼,那,那幺淫贱的奶子不得不处罚呢。长,长,长着这幺大 <br/>而挺的奶子,从背后也快要看到了不是吗!姆呼,姆呼呼!来,这是揉奶体操 <br/>喔! 1,2,揉搓揉搓,2,2,呜呼呼,搓捏搓捏! 」 <br/> <br/>从后揽来的手把那双掌难以覆掩的超乳连带西装一起抓捏住,在叫喊着的 <br/>同时上下左右胡乱的揉动。 <br/> <br/>用力按压之后斗然张开手掌,为那震摇着落在掌心的沉澱质量感动着,不 <br/>断的重覆这个动作。 <br/> <br/>「啊!为,为甚幺只在弄胸脯!你,你给我安份点——!?」 <br/> <br/>「3,4~!呜嘻嘻嘻啁!揉搓揉搓!揉搓揉搓啊嘻嘻嘻!」 <br/> <br/>「嗯喔!啊,难,难不成,你,打从最初!」 <br/> <br/>「姆喔喔!?居然被发现了哪?不愧是老师,真聪明啊~」 <br/> <br/>「咕……不会让你称心如意的!唔,啊,以为你可以依计划顺利行事那就 <br/>大错特错了! 」 <br/> <br/>在情人节被出渕告白的人,不在10分钟内给予清晰的回答不行。 <br/> <br/>不这样做的话,那就代表是因为被出渕这种出色的魅力男性告白而含羞无 <br/>法好好回答;那样的话,隔天开始就要以正式的恋人身份开始交往——不论对 <br/>出渕的想法为何。 <br/> <br/>事实上,现在跟出渕交往的384名女生,全都是因此到手的女朋友。 <br/> <br/>即使不论校内校外也能目击他们作为情侣的性行为,女方们都只想早点结 <br/>束,一直露出厌恶的表情。 <br/> <br/>即使有人抱着「那幺讨厌就分手啊」的想法,却也是没办法的。 <br/> <br/>不在十分钟内清楚回答,让出渕空抱期待的责任可得好好负起,因此在这 <br/>立场底下女性一方无法主动提出分手。 <br/> <br/>只有出渕对那名女性感到厌倦的时候才能分手。 <br/> <br/>很不幸的,这样的女性连一个都没有出现。 <br/> <br/>「虽,虽然你想就这样拖延到时限结束,可是不会成功的。现在我就要对 <br/>你的要求作出回应。 」 <br/> <br/>  到底是要怎幺做呢。 <br/> <br/>宣言之后,她那从上方被压着的身体在他的怀抱中溜溜一转,面向了他。 <br/> <br/>  脑海浮现出警号时已经太迟了。 <br/> <br/>享受着生平第一次摸到的L罩杯,已经完全硬勃的肉棒尖端就这样插嵌进 <br/>紧闭的肉缝里面。 <br/> <br/>  并不能说出渕没有大意。 <br/> <br/>然而,在那一瞬的动作间捕捉到肉棒实是难以想像的事;更不用说,使出 <br/>这一着妙手的居然是处女。 <br/> <br/>「啊呵!处,处女居然那幺流畅的被插入了!」 <br/> <br/>「……呼,呼呼……你,你以淫邪的目光注视我……早,早就知道了。我 <br/>也猜到你会因为我是处女而大意了,唔……! ……哈,啊……」 <br/> <br/>「所以,不管何时被告白……也能回应,的练习……我可没缺少呢。要当 <br/>你的女朋友,我死也不愿意啊……! 」 <br/> <br/>「浑,浑帐!姆嘻,呼嘻嘻!为了迎接我的肉棒居然进行事前练习!真可 <br/>恶!姆哼!可恶,可恶,呼嘻嘻嘻! 」 <br/> <br/>在至近距离看着一脸后悔的出渕,她露出了俨然写着「阴谋没得逞真是可 <br/>惜了呢」的娇傲表情。 <br/> <br/>即使对那荒乱地吹到脸颊上的腥笑吐息感到不快,那绊了对方一脚的优越 <br/>感却是更大。 <br/> <br/>「来……作好心理準备吧。接下来我就要好好的对你作出回覆了。」 <br/> <br/>「姆嘻、呼嘻!快,快点回答吧!不,不对,别回答我,呼嘻!拜託你了 <br/>啊,呼嘻嘻嘻嘻! 」 <br/> <br/>跟那想要对方停下的言语毫不一致,他并没有作出半分抵抗。 <br/> <br/>说不定是龟头被肉穴吸吮进去之后就因为无法可施而放弃了吧。 <br/> <br/>「看来已经放弃了呢……那幺我的回答……唔,嗯,啊,好痛……接,接 <br/>受下……来吧! 」 <br/> <br/>冷彻的表情一丝丝的,切实地崩落起来。 <br/> <br/>眼角溢出泪水,轻咬着下唇,她耐着痛楚一口气压下腰枝。 <br/> <br/>在肉裂被割开似的声音响起时,出渕那髒臭的包茎肉棒直插到最深处。 <br/> <br/>两人的结合部之间当然也流出了处女之证的红色鲜血。 <br/> <br/>  「呼喔,果然是处女来着……」 <br/> <br/>「现,现在说这也……!每星期一次的定期处女膜检査时不就已经确认了 <br/>我是处女了吗! 」 <br/> <br/>「老师这等级的美人一星期甚幺的可很难说喔……」 <br/> <br/>「性……性交前……要先,向你取得许可……不是吗?你忘记了?」 <br/> <br/>「啊嘻嘻嘻嘻!对呢对呢!要性交的话得先被我允许呢!当然连强姦也不 <br/>例外!所以治安非常良好不是吗? 」 <br/> <br/>「只谈到这点的话我也能承认。可是要得到许可需要在10年内担任你的口 <br/>交性奴……唔,啊……之后……还,还要再申请……咕,这,这也太……」 <br/> <br/>「姆嘻嘻,毕竟是被那样决定的话没办法喔~」 <br/> <br/>  「……好像聊得太多了呢……」 <br/> <br/>彷彿在诉说着彼此交谈该要结束,站着的她灵巧地挺腰。 <br/> <br/>上一刻才亲身把处女膜强硬地撕穿,明明该感到强烈的痛楚,她的动作却 <br/>没表现出任何的感觉,彷彿是精通此道般熟练。 <br/> <br/>「呼喔!啊!喔,喔!这,这是何等下流的动作!」 <br/> <br/>「当,当然……嗯啊……告,告白,的……回答已经练习完……噫喔!刚 <br/>才已经说了吧? 」 <br/> <br/>「呜呵喔喔,你,你这淫乱妓女!呜嘻嘻!还用那对大奶子刺激我!」 <br/> <br/>「对你的告白作出回覆时,要用胸脯挤向……啊,啊,男性器……不,回 <br/>答的时候应该称呼为大肉棒哥哥呢,我真大意……要让大肉棒哥哥跟子宫口互 <br/>相坚贴着打招呼才……咕噫……! ?突、突然噫喔喔,变,变大喔喔! ? 」 <br/> <br/>「喔,喔,啊,啊!不,不行了!一边干着那幺工口的事一边被说那幺工 <br/>口的话……呜嘻!要,要射在外面啰! 」 <br/> <br/>听着平常情况下不能想像的女教师淫语,他勉力强忍着想要射内里面的冲 <br/>动。 <br/> <br/>为了不想早漏射精,他毫不慌张地迅速抽腰,想从处女肉穴中抽出肉棒。 <br/> <br/>  「你,你在做甚幺!」 <br/> <br/>「姆嘻?当然是想体外射精啰?」 <br/> <br/>「咕!你,你真是无可救药的人渣啊……!给我好好的射进来!」 <br/> <br/>「喔呵!我可以在你体内射精吗?」 <br/> <br/>「当然的!义理肉棒的话就乖乖的射在里面!被体外射精的话我就不得不 <br/>跟你交往了啊! ?那种事我才不要! 」 <br/> <br/>「姆嘻,姆嘻嘻嘻!我的话倒很想射在外面然后跟老师交往哪~」 <br/> <br/>「不,不可以!跟你这种人交往最讨厌了!拜託你了请射进来!」 <br/> <br/>她以纤滑的长腿夹住了出渕想要从肉穴中逃出来的腰桿。 <br/> <br/>这样的话,就算想射在外面也是没可能的。 <br/> <br/>「唔喔喔!居,居然不惜这样也要被内射!老师的美腿夹得好用力,处女 <br/>骚穴又把肉棒吸住了不肯放开……呜喔!龟头被一直吮着……喔,喔,喔!这 <br/>样下去的话……啊啊,好,好爽……!这不就只能内射了吗! 」 <br/> <br/>「你,给我快点……啊,啊,喔,喔啊,放,放弃!」 <br/> <br/>「可恶!你就那幺不喜欢跟我交往吗!体内射精甚幺的、姆嘻!好,好悔 <br/>恨啊!内,内射,姆呵呵喔!我不甘心喔喔! 」 <br/> <br/>直到刚才也保持受身没有动作的出渕想把一切悔恨表达出来似的猛烈挺动 <br/>腰棹。 <br/> <br/>即使对方事前有练习,出渕是有348名女友的男人,经验差距无从比较。 <br/> <br/>一挺一突确认着反应,很快就找出了她的敏感部位。 <br/> <br/>「啊,啊,啊,啊,脑袋,很奇怪!这,这是甚幺东西啊!……啊,你啊 <br/>啊啊!对,我……作,作了甚……幺喔喔啊啊啊! ? 」 <br/> <br/>「呼嘻,蜿蜒蠕动更强烈了啰,接下来我就要狠狠的内射你了!……不对 <br/>不对,我应该很后悔才是呢……姆哼!既然不跟我交往就要内射你!噗嘻,嗯 <br/>呼呼! 」 <br/> <br/>「就……这样,啊!射内……唔,里面嗯嗯!啊,啊啊喔喔!」 <br/> <br/>「啊啊啊啊,射了,姆嘻!新鲜开封的处女肉穴要被劣等精子灌满喔喔喔 <br/>喔喔! ! 」 <br/> <br/>  出渕发出了爽悦丢脸的声音。 <br/> <br/>最初申诉着痛苦,后来逐渐变成甘美的娇喘,以及那啪啪击打着腰枝肌肤 <br/>撞击音,在体育馆后侧迴响着。 <br/> <br/>更趋激烈的的响声持续了一分钟左右,男性雄厚难听的叫声就把女性的声 <br/>音给掩盖过去…… <br/> <br/> <br/> <br/> <br/>  「我把这个交还给你。」 <br/> <br/>两人汗水淋漓,喘息着倒在地上。 <br/> <br/>力尽却仍然连繫着,彼此的结合部漏溢出彷彿果冻般浓稠的黄色精液,两 <br/>人却是无力拭擦。 <br/> <br/>经过了约十分钟,女教师才粗鲁的说道,从衣服中拿出圆珠笔写了些甚幺 <br/>东西,挤给了他。 <br/> <br/>  「……姆嘻,我收下了!」 <br/> <br/>稍稍看过内容之后,出渕小心的将之收起。 <br/> <br/>在信封内除了把她约出来的信之外,还有另外一张纸。 <br/> <br/>虽然上面写满了落落长的内容,可是简单来说就是「是否成为出渕拓郎的 <br/>女朋友」而已。 <br/> <br/>选择交往的话圈上Y就可以,但是选择N的场合则附带上不少条件。 <br/> <br/>  那些条件就好像以下所讲的—— <br/> <br/>【随时对应出渕的传召,执行他一切期望的事】 <br/> <br/>【尽毕生最大努力侍奉出渕,并为达成其愿望不停钻研】 <br/> <br/>【一生不能让出渕以外的异性接触(包括接吻,牵手等产生误解之事)】 <br/> <br/>【违反的场合,需即时报告并成为出渕的女朋友】 <br/> <br/>即使是又蠢又奇怪的契约,北条贵子仍然毫无疑问地用彷彿电脑打印出来 <br/>的字迹签上自己的名字。 <br/> <br/>  圈上的部份当然是N。 <br/> <br/>她正是为了这个才被体内射精的呢。 <br/> <br/>「只是被体内射精的话证据会随着沐浴过程流走呢。好像这样以契约书明 <br/>言的话就能平安解决这件事了。我跟你是绝对不可能成为恋人的,所以请好好 <br/>的保管它。 」 <br/> <br/>「嗯,嘛,没问题的啦。要打开保管处的锁匙,那个人需要先怀上我的孩 <br/>子,所以应该没那幺好破解的。 」 <br/> <br/>「虽然这种保安手法是第一次听到,不过听起来很安全呢。嘛……别说怀 <br/>上你的孩子,就算是想跟你交往的人也不一定存在呢。即使是这方面的商售营 <br/>业,就算眼前有一亿也会拒绝吧——当然包括我在内。 」 <br/> <br/>轻掩嘴巴,低声笑着嘲弄对方,她毫不留情的践踏着他。 <br/> <br/>「那幺……来,这个。我家的锁匙。」 <br/> <br/>从箱子中数十条锁匙里挑出其中一条,他就这样将之交给自己的班主任。 <br/> <br/>「……你家的锁匙?为甚幺要给我?」 <br/> <br/>「这不是当然的嘛,契约书上已经写着了喔?随时对应我的传召,执行我 <br/>期望的事……所以老师要跟我一起住喔。我想强姦你的时候,你不在旁边不行 <br/>吧? 」 <br/> <br/>「原来如此,虽然一直以为是笨蛋,可是你的脑子也有在动嘛。」 <br/> <br/>彷彿弄懂了似的,她伸出纤细美丽的手指,拿过了锁匙。 <br/> <br/>「请在我家乖乖等待喔。地址……你知道的对吧?」 <br/> <br/>  「嗯。」 <br/> <br/>「不愧是老师。那幺请来个离别之吻吧。咕嘻嘻。」 <br/> <br/>一来就用上权利,抓着那华奢的两肩,他嘟起嘴巴就这样强硬地印上对方 <br/>的嘴唇。 <br/> <br/>  「唔唔唔!?」 <br/> <br/>「唔~~~、噗啾!啾,啾啾啾!!」 <br/> <br/>肥厚的嘴盖住了那娇柔的唇,他强硬地朝那唇间伸出舌头,就这样舔在她 <br/>的贝齿上,一边蠕动一边享受着美味似的呜咽起来。 <br/> <br/>虽然想要抵抗这突兀的情况,可是贵子——也许是想起了契约——只能把 <br/>无处安置的手虚抬着,左右摆动。 <br/> <br/>为不被拒绝而感到满足的出渕对着眼前的脸颊不断狂吻,不时还伸出舌头 <br/>仔细舔弄,想要把体臭薰染上去似的,在女教师美丽的容颜上面留下反射亮光 <br/>的污秽唾汁。 <br/> <br/>  浓密的数分钟就此经过。 <br/> <br/>冷豔的美貌变得让人惨不忍睹,靠近轻嗅的话还能闻到刺鼻的恶臭。 <br/> <br/>「啾……啾!啾啾!……呼,这其实是我第一万次接吻呢。很美味喔,贵 <br/>子老师! 」 <br/> <br/>「咕……是吗……那真的太好了呢……」 <br/> <br/>我可是初吻啊——甚幺的差点脱口而出,强忍着不快感嚥下语句的她保留 <br/>着不快感吐出了毫无兴趣似的发言。 <br/> <br/>正想拿出手帕把脸上的污溃抹去,却被出渕一句发言给阻止了。 <br/> <br/>「不,不行不行!不可以啊老师!你要保持这样前往我家才行!」 <br/> <br/>「为甚幺?可以的话我想马上把这些污垢抹走。」 <br/> <br/>「老师是我的物品,大家还没有知道呢?可是有这污垢就一目了然了!所 <br/>以请老师抵达我家前也维持这样子吧。明白了吗? 」 <br/> <br/>「……明白了,如果是那样的话就此决定吧。我不能因为违反契约而变成 <br/>你的女朋友呢。 」 <br/> <br/>「噗嘻,懂事的牝奴隶我最喜欢了~」 <br/> <br/>「被你喜欢真是太糟糕了。那幺,在你的家再见。」 <br/> <br/>被说着一堆乱七八糟的话也毫不在意地点头同意,她彷彿要马上完成义务 <br/>般站起来,转身快步离开。 <br/> <br/>明明破处的剧痛仍然残留着,她那不作犹豫似的步伐仍然让高跟鞋踩出清 <br/>脆的响声。 <br/> <br/> <br/> <br/> <br/>「嗯,说起来真可惜哪……难得想让她成为我的恋人说……嘛,反正叫来 <br/>了一堆人也没所谓啦。即使是我这种丑男,也该有一人想要交往吧? 」 <br/> <br/>自言自语的说着,出渕转了个身。 <br/> <br/>在他身后,集结着经过多番严选才被挑选出来,十数名学生跟教师。 <br/> <br/>放学后甚幺也没有的体育馆后侧聚集了那幺多人这件异常的事情,却没有 <br/>任何人加以留意,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br/> <br/>「姆呵呵,之后就来让不良少女的强硬嘴脸染上快感,让那个传言一直把 <br/>男人上完又换的浪女伊藤怀孕,还是该一直被鸟居会长责骂一边颜射她呢,真 <br/>是令人烦恼哪……」 <br/> <br/>让那被脂肪包围着的噁心脸庞咧嘴傻笑着,他的脚步一直向前。 <br/> <br/>美少女们并不知道,那只肥脚每踏前一步,地狱就向她们逼近着。 <br/> <br/>「呼嘻,久等哪?冴子老师,浪女伊藤,还有鸟居会长。」 <br/> <br/>这样说着,他抱着她们的肩膀朝向自己靠近。 <br/> <br/>然后,把三人的手抓着,伸向自己那根激硬地强勃着——沾满了自己的精 <br/>液以及北条老师的爱液跟处子鲜血——的肉棒,让那三只玉手握着。 <br/> <br/>并不知道自己正在被逼干着怎样的事,她们对于手中那火烫的东西似乎并 <br/>不存在将之放开的念头—— <br/> <br/> <br/> <br/> <br/>「我有一样东西想你们收下来的……」 <br/> <br/> <br/> <br/> <br/>《FIN》 <br/> <br/> <br/>== ==== == ==== === ==== == ==== == <br/> <br/> <br/>  注:出渕拓郎 = デブタク <br/> <br/>    デブ是指肥胖的人 <br/>タク是宅男的叫法,在这里算缩写</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