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克和他的床

<p>南茜和瑞克已经结婚十年了,并且,婚后的日子一直在平稳中度过,直到这<br/>一天的来临。<br/><br/>  瑞克是一家国际大公司的主管,他大量的时间都是在世界各国旅行,并且,<br/>他们的日子过得很富裕,从某种角度说,甚至是富有。与他在外面旅行的时间相<br/>比,只有一半的时间能够在家,南茜总是惦念着他。<br/><br/>  她总是等他离开以后才去洗他的衣服,这样她能感受到他在自己身边。当他<br/>因工作离开时,她非常想念他,她在洗他的衣服前总要把它们拿在手裏几秒种。<br/><br/>  大概在一年前,他发现有些事情不太寻常,每次她洗他的衣服都能闻到一种<br/>不属于她的香水味道。<br/><br/>  南茜的头脑开始思考这些事情,但是她告诉自己,不要茫然的下结论。<br/><br/>  时间就这样慢慢度过,瑞克的出差更加频繁,时间也越来越长,因此她雇用<br/>了一个私人侦探去观察他。<br/><br/>  她发现当他出差的时候总会去见很多女人,看上去,几乎每个他去过的城市<br/>都有一些女人,他与她们之间没有任何複杂的感情,只是无止境的性需求。<br/><br/>  现在,她知道爲什幺他对自己从来没有性追求。<br/><br/>  当私人侦探把整个月收集的照片与材料交给她时,她付了钱,他的收费非常<br/>昂贵,但是她承受的起。<br/><br/>  接下来的两个月,她一直思考着这些事情,并迁怒于他,他可以要求她同他<br/>一起外出。只要他高兴,她愿意爲他做任何事情,甚至在有时爲了取悦他扮演仆<br/>人的角色,他怎幺可以做这种事?!<br/><br/>  她花去六个月的时间,做了大量的调查,她有了一个计划,这能将所有事情<br/>弥补过来,但是需要非常庞大的金钱数目,她想了整整一个星期才做出决定,这<br/>是唯一的一个办法了。她需要去法国巴黎来完成她这个计划,她等待这样一个机<br/>会——当瑞克刚去过那裏并準备再去的时候。<br/><br/>  一天,瑞克从外面回来并告诉南茜,他下周要去巴黎并将在那裏停留五天。<br/><br/>  南茜问他是否可以带自己一起去,她保证不会打扰他,她说自己知道他是去<br/>那裏工作而并非旅游,她相信在巴黎可以互不干扰。她知道这幺说他会不高兴,<br/>但他没有选择,他没有理由不带她去。<br/><br/>  当他们踏上去巴黎的飞机时,南茜的计划很快成型了。<br/><br/>  第二天早晨,瑞克离开以后,南茜迅速驱车驶离城市,她非常清楚她的目的<br/>地,她很快到了一所乡下的豪宅前,当她进入后,一个男人已经等了她很久,她<br/>在那裏用一天的时间做了很多安排,并在离开的时候带了一些需用。<br/><br/>  她晚他一个小时回到旅店,晚饭上,他们彼此谈论今天所做的事情,瑞克告<br/>诉南茜他等会要去酒吧消磨时光,并告诉她,他感觉今天很漫长。她回到卧室,<br/>确认所有事情準备妥当,然后等着他。<br/><br/>  瑞克淩晨一点左右,步履蹒跚的爬上床,全身瘫倒下去,南茜笑着走下床,<br/>从背包裏拿出一些东西。她爲他和她自己各準备好了一个背包。<br/><br/>  当瑞克熟睡中时,她返回床上,她没有必要保持非常静,他喝了酒,此刻完<br/>全没有意识。<br/><br/>  瑞克突然感到一个锋利的东西在自己屁股上叮了一下,他翻了个身,并用手<br/>抓了抓那裏,然后继续沈睡。<br/><br/>  她出去找了两个汽车旅店的小伙子,他们帮助她把瑞克搬上她的车,她告诉<br/>他们,自己要在他妻子想他之前把他带回家,他们则只是笑笑,并很快离开了。<br/><br/>     ***    ***    ***    ***<br/><br/>  几天后……瑞克慢慢的在床上清醒过来,他试着下地,但是发现自己被固定<br/>在了床上,并且已经不是在原先的旅店中。<br/><br/>  他醉眼熏熏的环顾四周,这不是宿醉,他非常的确定,虽然很象,但一定不<br/>是。<br/><br/>  他缓慢的摇晃身体,试图将睡意从身体裏赶走。他感觉自己在一个小小的诊<br/>室裏,并且下腹部有些疼痛,他呼喊着,希望有人能听到。<br/><br/>  很快,南茜和一个护士模样的人走了进来。<br/><br/>  南茜:「嗨,亲爱的,你感觉怎幺样?」<br/><br/>  瑞克:「发生了什幺事?我在哪?松开我!」<br/><br/>  南茜(松开他):「你在一间特别的诊所,我带你来这裏的,在你痊愈前,<br/>你已经睡了一个星期。」<br/><br/>  瑞克:「我睡了一个星期!我的工作怎幺办?」<br/><br/>  南茜:「噢,不用担心,我对你的老闆说你得了传染病需要住院,他说你在<br/>这裏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并且如果你需要,可以休息很长时间。」<br/><br/>  瑞克:「你对我做了什幺?我的肚子和睪丸有些疼。」<br/><br/>  护士笑了,南茜告诉她自己希望和他单独待一会,当护士离开房间,南茜回<br/>答了他刚才的问题。<br/><br/>  南茜:「近些年,你在所有你去过的地方都玩过很多女人,你完全忽略了我<br/>的存在。你不用否认,我不傻!」<br/><br/>  瑞克:「我非常抱歉,南茜,请宽恕我,好吗?拜托,我们回家再谈这个事<br/>情。」<br/><br/>  南茜:「噢,不用担心,亲爱的,我完全宽恕了你,我们明天就可以回家,<br/>你已经痊愈了。我们仅仅是固定住你,防止你在愈合过程中伤害到自己。」<br/><br/>  瑞克:「什幺?什幺愈合?」<br/><br/>  南茜:「就象我之前对你说的,我知道你干过很多女人,你知道,我曾经爲<br/>你做任何你所要求的事,我愿意和你去任何地方,爲你口交,随你玩哪个洞!我<br/>曾爲你做任何事!而你!你去干所有的女人,除了我!」<br/><br/>  瑞克:「我非常抱歉,我发誓再也不这样了,拜托,我们回家再谈好吗。」<br/><br/>  南茜:「我们一分锺后就走,但首先,我要告诉你,你爲什幺在这裏。」<br/><br/>  瑞克:「爲什幺……?」<br/><br/>  南茜:「我爲你花了大量的钱,我需要向你解释一下,你的身体多了一些装<br/>饰物。第一、在你阴茎根部,我扎紧了回流的血管,这意味着你的那裏会一直坚<br/>挺着;第二、你的输精管被摘除,而且我用一根管子将前列腺直接连接到你的尿<br/>道,这意味着前列液会不断从你体内渗漏出来;第三、这是花钱最多而且是最複<br/>杂的外科手术,但是它非常完美。」<br/><br/>  「我们在你阴茎的神经裏安装了一个电子回路,这将使你靠近龟头的前半端<br/>完全麻木,不过,作爲你一点点希望,在我的脑子裏也装了一个类似的回路,当<br/>我在你附近时,它能够和你下面的那个産生中和,令你感觉到那裏的存在。」<br/><br/>  「不过,我脑子裏这个装置需要我的体温来供热,这意味着当我的心跳停止<br/>时你的阴茎前端将永远麻木,留下的只是一个一直坚挺,并不停滴漏前列腺液的<br/>物体,你将永远无法再获得快感——在除我以外的女人身上。」<br/><br/>  瑞克:「不……你怎幺可以这样对我?」<br/><br/>  南茜(发怒):「是你这样对我!是你这样对自己!停止你的抱怨,否则我<br/>会去找个地方度个长假。」<br/><br/>  瑞克开始陷入焦虑中,她是对的,他伸手向下已经触摸到如石头般坚硬的阴<br/>茎,但那裏完全没有知觉。南茜笑着走近他,他马上感觉到阴茎传来刺痛,那裏<br/>又恢複了知觉。接着,她退后了几步,那裏重新变得麻木。<br/><br/>  南茜:「看,亲爱的,它工作的非常出色,现在,穿上衣服回家吧。」<br/><br/>  当他们回到家后,南茜爲他写下规矩。<br/><br/>  一、除非我需要,你一个月只能射精一次。<br/><br/>  二、每次你出差必须和我安排的两个女人做爱,并且每次必须让她们高潮三<br/>次,如果你还想干更多的女人,我完全欢迎你可以尽可能享用。<br/><br/>  三、这两个女人会随时联系我,如果你每次做爱不能给她们三次以上高潮,<br/>你下个月将会保持拥有一个麻木的阴茎。<br/><br/>  四、我会告诉我们的两个女仆,你在家的时候会完全听从她们的命令,完成<br/>她们的工作,当她们问我的时候,我会告诉她们有关你的阴茎的事情。如果,她<br/>们告诉我,你没有听从她们的命令,不管任何原因,你都会有一个漫长的独身生<br/>活。<br/><br/>  我此刻要外出度假了,因爲我知道这个房子会被照看的很好。<br/><br/>  瑞克恳求着她,但她只是笑着告诉他,他可以向她要求什幺事情,但是不管<br/>做什幺,都是由他自己买单。<br/><br/>  南茜:「我希望你不要介意,我会有很多新男朋友,我已经遇到了两个小伙<br/>子,并且他们对我都很好。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有着比你更大尺寸的阴茎,我不<br/>会因爲你而变成独身,我在旅行中会认识很多男朋友,我希望你不要介意,如果<br/>你介意,那太糟了。」<br/><br/>  「你可以像我这些年一样,一边想着我被谁干,一边坐在家裏等。现在,撅<br/>起你的屁股向女仆报道吧,她们在水池裏等着你,我告诉她们,你会很好的打扫<br/>房间并且这将减少她们的薪水,所以不要期待她们的怜悯,记着,无论她们要求<br/>你做什幺,你必须服从。」<br/><br/>  「如果你不,你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获得快感,并且,你最好穿上个棉<br/>衬垫,我不想让你不断滴落的没用的前列液弄髒你的衣服,现在,工作去!」<br/><br/>  南茜按她说的去做,她找出一些小伙子们和她的裸照,并把它放到餐桌上,<br/>并且笑着对瑞克说,如果他喜欢,他随时可以看他们,看看男人真正的阴茎应该<br/>是什幺样子。<br/><br/>  她还将他们操她时候的照片拿出来,他们用不同的姿势玩弄她每一个洞眼,<br/>还有些照片,她跪在地上爲他们口交,他们的精液射得她满脸都是。甚至在一张<br/>照片中,她被八个男孩轮奸,然后把精液射的她全身都是,从头到脚,她却对着<br/>镜头微笑的舔食手指上的精液,并用嘴爲每个人清洁下身。<br/><br/>  瑞克只能生气的看着这些照片,在之后的日子,他不再有时间去看,女仆们<br/>让他干全部的家务,让他几乎没有喘息的时间,并因此失去了他所有的朋友。<br/><br/>  当他出差时,他会遇到由南茜安排好的两个女人,这使他的日子更难过,她<br/>们有时甚至当着他的面对南茜说谎,南茜则不得不再爲他追加两个月,她们都知<br/>道他需要什幺,但是,她们在他的饑渴中可以得到乐趣。<br/><br/>  他无时无刻的勃起,但是感觉不到任何快感,龟头从被磨伤到起茧,他都没<br/>有任何该死的感觉。与此同时,南茜却充分沈浸在无数根阴茎下,她发现自己喜<br/>欢起吞食精液,她还把每次经曆绘声绘色的完整的讲给瑞克听,甚至有一次,她<br/>当着瑞克的面给一个乞丐口交,同样留下照片做纪念。<br/><br/>  瑞克现在的生活完完全全是爲了取悦女人,没有报酬的付出!看上去他可以<br/>取悦任何一个女人,除了南茜!<br/><br/>  一段时间后,她甚至忽视了他的存在,不再在乎他去取悦哪些女人,而她则<br/>在无数的阴茎下获得充分的满足,并且他完全不能再给她这些感觉。瑞克在过去<br/>的一个月内一次都没有被允许高潮,而他能做的只是乞求再乞求。<br/><br/>  她回到了家,累的象从地狱中回来一样,她準备在下次出门前睡上两天。她<br/>不断的告诉瑞克她完全离不开更多的阴茎,她觉得他那小尺寸的玩意不再能满足<br/>她。<br/><br/>  她不再和他做爱,甚至碰都不碰他,她爲他做的仅仅是坐在他旁边,刺激他<br/>获得高潮,然后从六个月一次,到一年一次。<br/><br/>  最后,她亲吻了他作爲永久的道别,然后留下他一个人做他的家务。<br/><br/>  现在,瑞克铺好了他的床,他希望自己就此一直睡下去……<br/>               【全文完】</p>